'悠ˉ希💦

上课的摸鱼  应该是个そ

突然人体练习   扔扔日常

私心tag  p2原图

滤镜拯救了我的画.....

2p原画|・~・')

忘了在哪看到的梗  看看就好  看看就好 ⍤⃝ 

【关于まふまふ视频中截图的拼接】

请那些发出拼接图的まふ厨们快点删掉图片【九十度鞠躬】



† 占tag致歉 †



† 最爱まふまふ †




首先感谢一下那些反对拼接图的小伙伴  深夜十二点半看到某位小伙伴发出的文章后立刻就去tag里翻了  没想到图片居然还在上面  说实话  看到图片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   一瞬间懵了




我不知道那些说拼接出来效果感觉很可爱的まふ厨们是怎么想的  这种完全不真实的图片很可怕的好么?  就像是两半头被硬生生地接了起来   你们这样做有站在まふまふ的立场上考虑过么吗?!




在这里我也回复一下那些理直气壮的まふ厨们——



是的  也许まふ小天使可能真的有颜出的打算了   但是这样把图片拼接起来的你真的不会伤到小天使的心吗?!  你有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まふ小天使做视频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带着口罩?   至少我是认为他还是想保护一下自己的隐私    毕竟他有着社恐  曾经似乎还说过不带着口罩就没有办法好好交流什么的    假设换作是你   你带着口罩做视频    难得露了次下半张脸却被别人用ps或者美图p出了整张脸的感觉     你难道就不会感觉到生气吗?!





是的    他的确是二十七岁的成年男人了    有着承受和独立思考能力了    也的确不是我们想象中弱不禁风的小奶猫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可以随意拿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到处炫耀    我刚开始也有拼接图片的想法    但是我认为这是对まふまふ的侵权   微博上的那位搬运君是因为获得了本人的授权才可以发许多的资源     当初我还在努力寻找着VPN时也是通过这位搬运君才了解了许多关于まふ小天使的信息



他是有过糟糕经历的小天使    如今这样可爱也是经过了朋友的开导和鼓励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个拥有着负能量    想着幸福概念从世界上消失就好了的小天使





我不希望这次拼接截图的事件会给小天使带来影响    尽管我并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让小天使知道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期望那些发出拼接图的まふ厨们能删掉那些图片    我们不是敏感    我们也并不能保证不会有黑粉拿走图片然后给小天使带来麻烦




至于说自己是天才p图师的请你收收自己的想法    把まふまふp得像两半张脸接在一起的并不能算是你们本事真的够好     至少我在第一次看到图片时都被吓了一跳      我们所加的滤镜也是我们从小天使的一言一行中得到的结果      根本不像你所说的那么敏感




总之把这些字总结起来一句话概括就是——





大家可以私下里传一传图片   但是请大家不要把图片放出来发到网上       请那些已经把图片放出来的まふ厨们把图片删掉      请那些有着拼接图片想法的まふ厨们想一想就够了     まふまふ是很可爱    但这并不是我们就能够随意拼接图片的意思




最后关于cp向的同人文    也有很多小伙伴提醒了【勿代三】    我认为这足够了    因为在我们的思想中至少没有把现实中的人硬代进去     然后我也推荐大家如果真的想要见见まふまふ的话麻烦去现场看    这也是对小天使的支持以及尊重




最后   谢谢那些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非常感谢你们对まふまふ的爱才能让我认识到如此可爱的小天使



最爱まふまふ了💙💙💙💙💙💙




晚安  祝好梦(。・ω・。)ノ♡

『月樱』在一切结束之时(短篇)

† 稍微OOC †

† 文渣轻喷 †

† 有哪里不好欢迎指出 †

——————————————————————

† First †

因为最后两张卡牌的转变,城市不再陷入黑暗,所有不可思议的奇怪事件伴随着艾利欧的一句话而落下帷幕。

「一切都结束了。」

当天夜晚...

樱躺在床上,望着洁白的天花板若有所思,耳边忽远忽近地传来小可的鼾声。她轻声笑了起来,在书房弄丢库洛牌到现在所有的库洛牌都转变为小樱牌,小可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会在将要开学的时候帮她补所有作业,会一脸满足地吃着知世或她做的点心,月也经常在她陷入危机时给予帮助,只是在小可和月进入法杖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樱作为星之法杖的主人,能够清晰地从法杖中感觉到,月对她不同于对库洛先生的感情。那种感情很温柔,是将她放入掌心呵护的宠溺,是就算舍弃生命也要保护她的执念。

最开始就说了希望成为好朋友,但是因为月的固执,她没有太过于在意。只是现在,那种感情好像超越了主仆关系,大概...是喜欢吧?

樱渐渐回想起最初与月相处的时候,月的脸上总是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可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即使表情丝毫没有改变,她却能在银白色的眼瞳中察觉出月的温柔。在使用完光牌,将月和小可从神杖中解放出来时,樱第一次见到了月的笑容,宛若寒冰缓缓融化成温暖的汪泉,令她深深陷入无法自拔。

可是,小狼竟然在艾利欧走后说了喜欢她,那么自己对小狼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是喜欢吗?和对月的喜欢一样吗?

樱起身下床,站在窗前呆呆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几颗繁星围绕在明月旁闪着微弱的光芒,不知怎的,樱突然好想见到月,立刻。身体总比大脑快一步,还未彻底反应过来,手中已经拿出了星之钥匙。

“封印解除(release)...!”

“把我的魔力气息隐藏起来,默(silent)!”

“飞(fly)!”

羽翼扬起,樱轻轻打开窗户,悄无声息地飞了出去。夜晚的微风带着丝丝凉意轻拂过她的脸颊,虽然心中早知月可能已经以雪兔哥的身份睡下了,但即便是这样,她仍然要去。

飞了大约两三分钟,樱忽然间远远看到一个银白色的身影坐在月城家的屋顶上,那人好像在抬头看着月亮,束起长发随意拖在身后。

那是...月。

† Second †

今天的月亮,真圆,说起来...审判新主人的那一天也是这么圆。

初见主人的时候,她那么天真,魔力又那么稀薄,根本无法与库洛相比。可是,就是那样一个少女,却被库洛选定成为我的第二位主人。

月垂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掌,那时的他会伤害到樱,而现在当樱受到伤害时,他却会心痛,会愤怒,想要把樱搂在怀里好好呵护。可他是她的仆,这种举动在她眼里只会觉得奇怪,或许还会感到厌恶。

他其实很羡慕主人的那些家人和朋友,木之本藤隆,木之本桃矢,月城雪兔,大道寺知世,还有那个中国小鬼,因为他们能够与主人自然相处,不论什么时候。

「小樱,开饭了哟!」

「怪兽下楼的时候还是那么吵啊!」

「小樱今天也很有活力呢。」

「小樱,请务必要穿上我为你准备的衣服~」

「小樱,其实...我喜欢你!」

月的心脏猛地抽痛了一下。

...为什么?

在听到库洛即将逝去的消息时只是有些难以接受,呼吸不畅,从来没有想到心脏原来还会这么疼。虽然非常渴望得到库洛的答案,可现在的脑海里,却全是主人的身影。是因为...称呼的关系吗?

那么,他可以试着唤主人为樱吗?

只是一次的话,主人...不会生气的对吧?

薄唇轻启,细微的声音从口中传出,带着一丝小心翼翼:“Sa...kura——”

话音尚未完全消散,身后便似乎有一阵风吹过,轻拂起脸颊边的几缕发丝。月初梦刚醒般回过头,却发现根本空无一人。只是心中留下的那痛感,好像减轻了不少。

说起来...刚才那阵风,是不是带着许些樱花香?

† third †

月刚才...叫我的名字了。

月刚才...叫我的名字了!

月...刚才叫我的名字了?!

樱快速飞到空中,脸上的红晕丝毫没有消退的意思。她把脸深深埋进双手里,想要用手心里的凉意将燥热带走,可过了许久却毫无效果。

她本想只是站在月的身后,望一会他的背影,可没想到月忽然低下头,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一瞬间如同石块掉入平静的水面,在樱的心里掀起了层层涟漪。脸红得快要滴血,她害怕月会察觉到什么,慌乱间索性展翅飞走。

粉色双翼兴奋地扇动着,表现出其主人此刻激动的心情。不一样,在月开口说出“樱”的一瞬间,她便感觉到对月的喜欢和对小狼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小狼第一次叫她“樱”的时候,她非常开心是因为又多了一个好朋友,但如果是月,她只感觉到心脏跳的非常快,好像下一秒就会跳出来一般。

樱努力让自己沉下心,对雪兔哥的喜欢是对爸爸的喜欢,对小狼的喜欢是对知世的喜欢,那么对月的喜欢呢?

大概...是爸爸对妈妈的喜欢吧。

一阵困意涌来,樱打了个哈欠,想想自己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便朝着回家的方向飞去。到了窗前,她解除了“飞”和“默”,轻手轻脚地打开窗翻进去...

“小樱!”“Hoe!...”一个橙色脑袋忽然飘到眼前,狰狞的表情着实把樱吓了一跳,“小可...”

“你到底去哪了?虽然说库洛牌已经全部变成了小樱牌,库洛那家伙也说不会再有奇怪的事了,可万一出什么事了怎么办!”

木之本樱被吼得无话可说,心里一边感叹着小可变得越来越像哥哥了,一边想着反正是去了月那里不会出什么事。

提到月,之前发生的事重现在脑海中,她不由得又脸红了起来。

HaNia~~

“小樱!”

“是!”

小可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唉算了,快睡吧,都十二点了。”

“嗯。”樱躺下窗盖上被子,乖乖的睡觉了。

“晚安小樱。”

“晚安。”

...

艾利欧透过水面看着这一切,嘴角挑起温和的笑容。本以为小樱会和李君在一起的,不过这样也很好,月不会再执着于库洛里多了,他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心”了,不需要我继续担心了。

“艾利欧,快睡觉了啦!”奈久留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明天小樱她们还要来呢!”

“好。”

——End——

【父猿】熊孩子的惨案

╳ 小学生文笔

╳ 从头到尾不知道在写什么




“您好,这是蔬菜沙拉,一会儿会为您端来预订好的汤锅以及烫菜,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请使用这边的按铃。”

服务生将开胃菜摆上桌,便很快退下了。伏见烦躁地瞥了眼面前这满满一盘绿油油的蔬菜,默默忍下把它丢出去的欲望。将手中从Secpter 4带出来的公文包随意丢在左侧的另一把椅子上,抽出里面的笔记本电脑开机解锁,打算在仁希还没有来的时候把之前在办公室里还没有批改完的文件解决掉。

『啧,把他叫来这个火锅店吃饭的人是伏见仁希,结果又因为临时有点事耽搁而还在路上的人还是伏见仁希,明明最忙的人是他啊!上司不务正业,部下又什么都做不好,所有的工作全部扔给他做,从早上出勤一直到夜晚加班,大冬天的还要从充满暖气的办公室里出来,啊啊啊真的冷得要死啊,为什么这家店连空调都没有啊,手指都冻得没知觉了...』

窗外开始零零落落地下起小雪,一粒粒洁白的雪点悄无声息地落在城市各处,短短两三分钟便为大地刷了层银白。然而一年难得一见的景象却丝毫没有引起窗边人的注意,厚重的镜框压在少年的鼻梁上,无意识抿起的薄唇,因为长时间盯着荧光屏而眯起的双眼。伏见仁希静静站在门口看着伏见,嘴角带着宠溺的笑,随手挥去过来询问的服务生。

——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能看得到小猴子呢。

大概是突然下雪的原因,火锅店里的人渐渐变多了,一对夫妇一边推着婴儿车一边带着大约七八岁的男孩走进了店里,点了些小孩平常喜欢吃的烫菜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真是好巧不巧就坐在伏见的身后,刚开始一家很开心的吃着火锅。没一会儿,男孩见父母一直照顾着弟弟,闲得无聊就在店里到处乱跑,大吼大叫着,被人呵斥了也不听,笑呵呵的,还差点将服务员端来的汤锅撞翻。

“真是的,哪家的小孩子,欠缺管教,客人真是不好意思。”

“啧。”

很快,男孩在奔跑的途中突然瞄上了伏见放在电脑旁的终端,他悄悄小跑过去,想要趁其不注意的时候偷拿走。

“铃铃铃——”终端忽然响起,伏见用余光瞥了眼惊慌躲起来的熊孩子,随手接起了由副长打来的电话。

“喂,我是伏见...啧,知道了...是是——”

将终端放回桌上,伏见用电脑打开邮箱,接收由淡岛世理传给他的邮件,上面记录了最近异能者连续犯案的详细资料。大致扫过一遍了解情况后,熟练地打开了黑客专属网站,利用关系短短两三分钟便查到了异能者的身份以及所属信息。伏见刚想拿过终端把文件发给淡岛,结果便发现自己的终端果然被那熊孩子拿去了站在桌旁捣鼓着。

“大哥哥,你这个终端打不开,你帮我打开好不好。”

“啧,别动,给我。”见终端被收回,男孩撇了撇嘴,跑到妈妈身边指着正在发送文件的伏见说:“妈妈,那个大哥哥不给我玩终端。”

本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教育下自家儿子别人的东西不能乱动的母亲,此时却一脸宠溺的摸摸男孩的头,柔声说:“你去跟大哥哥好好说,让他借你玩一会。”

于是被娇养惯了的熊孩子又跑到伏见身旁,试图再次拿起终端,某位忙于工作的公务猿自然是不会给。男孩不开心了,他干脆站到本该是伏见仁希的位子上,吃力端起滚烫的汤锅,劈头盖脸的就要往伏见头上浇!

一直在旁观的仁希见此暗道不妙,连忙用异能瞬移到伏见身边,捞过已经愣住的人儿,顺便拎起电脑和终端侧身躲过还在散着蒸汽的清汤。赫然间,火锅店里狼藉一片!

无措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服务生急忙拿着拖把过来一边赔礼一边收拾,男孩被父母拎回身边防止他再干出什么大事来;仁希抱着伏见,绿色的异能像电流般围绕全身,时不时炸起一个电花,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被保护起来的熊孩子,只有伏见知道,仁希此时到底有多愤怒。

在人们还没有真正反应过来时,一大堆黑色的不明物体迅速窜到店里,四面八方地在地上爬动,某一位眼尖的客人看清了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只一瞬间,恐惧蔓延到全身,他指着地面,结结巴巴的吐出几个字。

“蟑,蟑螂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好恶心!”

仁希歪着头观赏那看似突如其来的状况,嘴角轻挑起一抹报复的微笑,熟练地用异能催动起蟑螂的意识,让它们集中向一个地方爬去...

男孩见那一堆黑色的生物迅速向自己身边接近,吓得魂都没了,语无伦次地直接飞奔出了火锅店,边跑边死命地喊“救命”,只留下一脸懵逼的父母站在原地,貌似还看到了自家儿子的裤子好像还带着水渍!

等到店里安静下来的时候,罪魁祸首早已趁场面混乱的时候就带着伏见从店里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他那蠢样噗哈哈哈嗝——”伏见无语地看着面前扶着墙笑得直不起腰的男人,刚要走时却被人猛地拉住手,伏见仁希清了清被口水呛住的嗓子,笑眯眯的说:“小猴子打算扔下爸爸干嘛去?”

伏见想要甩开仁希扭头就走,却在对方灿烂的微笑下默默地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可不知道这位疯狂的人下一秒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来,也并不想成为那个炮灰。

“啧,去吃饭,刚刚因为那小孩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吃到啊!”

“那正好跟爸爸回家吧,本来是不想烧饭的,但是老天偏不随人愿的话只好这么做了呢~”

“啧,到底是因为谁才会变成这样的啊,别老是给我自作主张...喂!别抱我,快放我下来,混蛋!”

“哼~~”



——最后只剩下某位很悲催的熊孩子还在大街上被一群蟑螂追着跑了呢

“救命啊啊啊啊——”